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2/121页  共4817篇 40/页

 江苏一公司“反向假冒”贴铭牌 法院一审判赔190万余元 (4月28日)
  北京高院发布知识产权民事案件审理指南 直播带货侵权可适用惩罚性赔偿 (4月28日)
  中国商标法律政策宣讲会在线举办 (4月28日)
 北京检方:“老字号”知识产权保护需求日益突出 (4月27日)
 山东高法发布《裁判指引》 落实知识产权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 (4月27日)
 2022中国知识产权保护高层论坛在京举办 (4月27日)
 外企在华一视同仁平等保护 (4月27日)
 商标局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北京知识 产权法院召开商标行政诉讼工作座谈会 (4月26日)
  深圳法院发布2021年度知识产权民事行政典型案例 (4月26日)
 销售假冒知名品牌商品在沪一审获刑 (4月26日)
 “万象城”商标被恶意抢注?山东法院:停止侵权并赔偿! (4月26日)
  提高侵权违法成本 去年人民法院895件知识产权案件判处惩罚性赔偿 (4月26日)
 假冒他人商标牟利,涉案620余万 9人被判刑并处罚金 (4月26日)
 销售假冒LV、CHANEL等品牌商品近300万元 男子被判有期徒刑二年三... (4月26日)
 妄想“发横财”栽了!生产假冒品牌洗发露被判刑,还要承担民事赔偿 (4月25日)
 鸽牌”还是“鸽皇”?一企业侵权鸽牌电线 判赔1000万 (4月25日)
 “宜家”便利店使用美宜佳类似商标被起诉,这一商标侵权案被成功调解 (4月25日)
 福建地理标志驰名商标数居全国第1位 (4月25日)
  小食品做成大产业 (4月25日)
  浙江杭州全方位守护“西湖龙井”地理标志金名片 (4月25日)
  美味“苍溪红心猕猴桃”,当心买到冒牌货 (4月22日)
  你可知“物美价廉”的“平替”,暗藏这些风险…… (4月22日)
  “莆田鞋”正名之路怎么走? (4月22日)
 品牌商品遭仿冒,食族人公司获赔500余万元 (4月22日)
 判例辨析 | “实际使用”商品的类别对商标专用权有效维持的影响 (4月22日)
  宁夏一季度知识产权质押融资达2.28亿元 (4月22日)
  童话大王郑渊洁打赢商标官司,注册十年的“舒克”内衣商标被无效宣告! (4月22日)
  大鹏海关查获侵权照明灯具613个 (4月21日)
 促运用为实体经济赋能添彩 (4月21日)
  紧急求助!上海法院6小时“云保全”侵权货物 (4月21日)
 “巴黎贝甜”诉“芭黎贝甜” 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 (4月21日)
  安徽“小菜园”状告寿县“小菜园”侵犯商标权 一审获赔1.8万元 (4月21日)
 内蒙古发布2021年度知识产权保护十大典型案例 (4月21日)
  “宁夏枸杞”地理标志证明商标标签正式启用 (4月21日)
 “汪玉霞”商标侵权官司 老字号赢了 (4月19日)
 湖北利川:用好知识产权“能量笔” (4月19日)
 “天宝兄弟”诉“老天宝兄弟”,法院这样判! (4月19日)
 29件恶意抢注数字人民币商标被宣告无效 (4月19日)
 甘肃酒泉实施知识产权战略引领“三大”经济发展 (4月19日)
 “这,就是我们打假的实招儿” (4月19日)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2/121页  共4817篇 40/页